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2203

主题

1

好友

8502

积分

管理员

发表于 4 天前 |显示全部楼层
日本版《VOGUE》2019开年刊的封面请来了Tilda Swinton以黑发出镜




Tilda身上这件香奈儿特别美,只不过调色实在太厉害,实际上这衣服本身是绿色的




△《Harper's BAZAAR》台湾版12月刊大片

这是Chanel 2018秋冬高级定制秀场上压轴的一套衣服。




△Chanel 2018秋冬高级定制

据老佛爷Karl Lagerfeld的秀后采访说,这颜色叫杏仁绿。




△Karl Lagerfeld设计稿

他最近简直迷上了这个颜色,Chanel 明年春夏的新品也用到了相似的绿色系




△Chanel 2019春夏

而早在上半年,2018春夏的香奈儿高定也出过一件翠绿色的裙子。




△Chanel 2018春夏高级定制

为什么要把这些绿色香奈儿单独拿出来说呢?

因为香奈儿早年曾出过一部纪录片,叫做《Signé Chanel 香奈儿印记》。主角是香奈儿高级定制工坊里三位最顶尖的专属裁缝师,几个人在里面说过这么一句话:

“我们高级定制裁缝师们都讨厌绿色。”




△《Signé Chanel 香奈儿印记》纪录片截图

这话今天听起来是不是不大对劲?

之所以讨厌,并不是因为裁缝师们自己觉得绿色不够美,而是因为这是从香奈儿女士那个年代传下来的习惯,和当时那个年代科技还不够发达有关。




△Gabrielle Chanel

在香奈儿生活的时代之前,色彩工业进步了,大量便宜又鲜艳的化学染料被发明出来。女人们觉得鲜艳的颜色很美,便做各种衣服来穿。

绿色就是当时最流行的一种化学染剂颜色。




△拿破仑三世的Eugénie皇后就出了名爱穿绿色,当时她身穿一件乙醚绿染就的绿色丝质礼服去看歌剧惊艳全场,引得人人效仿,后来被证实这种绿色含毒

有人看到这可能会想:绿色不就是大自然里的颜色吗?还要用化学染料来染吗?

确实需要。因为早前用植物染成的绿色只能是灰突突的绿,还很容易褪色,显得廉价。直到19世纪左右,有个化学家发明了一种乙醛绿,既鲜艳又不褪色,才立刻成了潮流。




△酷似维多利亚女王一件翡翠绿晚礼服的19世纪绿色礼服,后来被证实染料含毒

当时的女人们并不知道这些美美的化学染料是含有剧毒的,因为她们也只是偶尔才穿。

而那些常年接触化学染料的裁缝女工们却可能有生命危险,直到香奈儿开店的20世纪初仍然有出现因为衣物染料中毒死亡的案例。




△以前绘画用的绿色颜料也是有剧毒的,所以现在很多动画片里依然用绿色代表毒药的颜色

后来时装界还特意出过一本书,叫做《时装工业夺命图鉴史》,里面就提到这段有趣的历史:

香奈儿女士一直是很不喜欢绿色的,有人推测这是因为她在小时候生活的那个年代曾目睹了一些致命的化工染色事件所致。




△《时装工业夺命图鉴史》的插图,在乙醛绿之后,人们跟风又出了一堆化学染料调制的绿色(甲基绿、苦杏仁油绿等等),各个都有剧毒

也因此,就有了刚才那段对话,香奈儿高级工坊的裁缝们也都讨厌绿色。

今天,我们又能在高定时装里看见冒着仙气的无毒的绿,这都要感谢化学科技的发展。




△Chanel 2018秋冬高级定制

但Fresh君想聊的并不是绿色本身,而是借着“香奈儿讨厌绿色”这个有趣的角度来聊聊:

为什么香奈儿喜欢黑色和白色这么普通的颜色,还能让它们红了上百年这么久?




△1918年,香奈儿和当时巴黎手工坊的女裁缝师们都穿着黑白色的衣服

1、

早在19世纪末,化学家们已经开始陆续证实那些鲜艳饱和的新化学染料里有毒。

因为彩色的衣服足够新鲜有趣,仍然有很多人愿意为它买单。

当年和香奈儿同时代的巴黎城中,就有个非常著名的设计师叫保罗·波烈(Paul Poiret),他的衣服就以色彩而出名。




波烈尤其喜欢用非常鲜亮的颜色,这让女人们走在街上显得很醒目,于是在20世纪初期他在黎变得越来越受欢迎。




△博物馆现存的保罗·波烈作品

香奈儿有一次坐在歌剧院包厢后排,看到台下观众席里一大堆女人们都穿着波烈设计的亮色衣服,一片花花绿绿,便感叹道:

“颜色之多,让我震惊,更让我想不明白。各种黄色,绿色,还有电蓝色……一切雍容华贵的元素都被保罗·波烈全部引入了时装设计中来。这让我感到恶心。”

——《香奈儿的态度》




△保罗·波烈还给舞台剧设计衣服,1914年的芭蕾舞剧《Aphrodite》服装就由他设计

不了解前面时代背景的人乍听这话会觉得香奈儿是不是有点神经质,穿几件有颜色的衣服关你什么事?

放现在看确实没问题,但经历过工业色彩革命的老裁缝们都知道,那些鲜亮的颜色只是利用了女人们爱赶时髦的心态而已。

《时装工业夺命图鉴史》一书里就把当时这些颜色比作“A prerry,Deadly Rainbow”(既美,又致命的彩虹)。




△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有毒化学染色色卡

2、

当然不是没人关心自己的健康,只是当时正流行穿彩色衣服,人们也不知道除了彩色,还能穿什么才好。

“女人对每个颜色都跃跃欲试,除了无色之色。”于是香奈儿想到了小时候生活过的孤儿院修女们的修道服——

“这些颜色不可理喻,我一定要给他们穿上黑色”

——《香奈儿的态度》




1926年,美国版《VOGUE》刊登了一幅关于香奈儿设计的插图,配文是:

“它看上去既简洁又优雅合身,黑色中国绉绸面料,纤细的袖子,搭配一串白色珍珠项链,它将成为新的女性制服。”




大部分人对黑色最大的误解在于,认为它以前是很廉价的颜色。

普通的黑色确实如此,因为使用树皮就能染,只不过常常呈现深灰色,不够黑。

而前面说过,香奈儿女士的灵感来自修女僧服的黑色,基督教修道士们穿的黑色修道服可不普通。




它是在天然的黑色羊毛织成的基础上进行额外的洋苏木黑色印染的,是一种浓重肃穆没有杂质的黑,象征着对世界的谦卑,曾经也被西班牙宫廷视为最高贵的颜色。




△西班牙国王腓力二世第二任王后Elizebeth de Valois穿着黑色礼服

所以,尽管小黑裙表面看来很平淡,但这种浓郁纯净的黑色绸缎也是高贵的一种,没那么容易仿制。




△左:法国版《Vogue》1926年四月刊发表香奈儿小黑裙不同变奏设计;右:香奈儿女士最欣赏的模特之一Marie Helene Arnaud身着小黑裙

而且,人们当时已经看腻了各种颜色,黑色反而显得很特别。

接着就如美国版《VOGUE》预言的那样,这种暗淡普通的颜色迅速流行开来,扫平了保罗·波烈带来的不健康的审美。人们认为是“小黑裙”解放了女性。




穿着这种黑色的衣服,就意味着放弃讨好别人,就像修道士一样,隐隐给人一种距离感。

也因此,黑色还常常和优雅联系在一起,所谓优雅,就是需要摒弃虚荣的。




△Tilda穿着香奈儿2017秋冬高级定制

3、

在小黑裙诞生以后,香奈儿又爱上了白色。

那会儿只要翻开1929年以后的时尚杂志的时尚名流版面,就一定能看到身着白裙出入派对舞会和上流社会俱乐部的香奈儿女士,她的白裙成为舞会宠儿,时尚风向标。




黑色和白色,都来自修女的修道服,都属于“无色之色”,但这两个颜色地位并不太一样。




白色面料并不需要染色,也无所谓贵不贵,但它是光的颜色,本身就象征神明,所以,穿着白色看起来会非常圣洁,PS:只有教皇才穿白色。




△英国女王去拜见教皇,也只敢穿黑色

当时有位法国作家柯蕾在自己的作品《监狱与天堂》里就提到,香奈儿设计的白裙是将尘世之美与飘然物外的高雅完美结合——“...这件衣服就像一层白色的水雾,泛起阵阵涟漪,细碎闪亮的水晶四散飞溅...”




△1937年,模特穿着白色香奈儿长裙,photo by Franois Kollar

香奈儿推出白色时装以后,恰巧碰上19世纪30年代经济大萧条,为节省成本,越来越多人开始偏爱素白料子的衣服,香奈儿的白色礼裙又立刻火了。




△香奈儿工作室全是白色面料

PS:这个“节省”只是相对来说,白色依然是奢侈的,因为不是所有人都敢穿白色的,毕竟脏不起。。。

1933年,香奈儿发布了一个全部用白色演绎的春季系列,法国版《Vogue》评价“香奈儿的白色能让人真实地触摸到春光的色彩”。




△香奈儿女士于上世纪三十年代设计的白裙

当然,这种包含着春光的白并不是医院白大褂那种白。香奈儿女士认为“白色不应该看起来像鲜奶油般单调”或是“病态的苍白”,而是应该如同珍珠般闪耀。




△1990年的香奈儿广告,将外套做出了和珍珠浑然一体的光泽

香奈儿女士身后留下了那句著名的名言“Fashion Passes,Style Remains(流行易逝,风格永存)”。

在这之后的将近一百年内,香奈儿坚持每年都出黑色和白色的衣服,确实如她所说,这些“无色之色”无论多少年后回看都不会觉得过时




△顺时针方向:Chanel 1990春夏;Chanel 1997春夏;Chanel 2003春夏;Chanel 2019早秋

4、

虽然香奈儿女士爱黑色和白色,但她本人也是会穿其它颜色的。比如可以自然染色的米色和酒红色,也会出现在她的衣服里作为生活调剂。




所以,当现代化学工业发达,可以做到无毒印染以后,香奈儿时装又解锁了五彩的颜色甚至包括香奈儿本人讨厌的绿色,也就不奇怪了。




△Chanel高级定制2018春夏

不过,即使在现代,也依然有人花一辈子去亲身实践了香奈儿女士那句“Fashion Passes,Style Remains”,只穿黑白两种颜色的。

这人就是香奈儿后来的艺术总监贾克·海卢(Jacques Helleu)




△Jacques Helleu给Nicole Kidman拍摄广告

Jacques就像虔诚的修道士一样,永远只穿一身黑西装白衬衫或者一身高领黑毛衣,以至于香奈儿后来为了纪念他,还出过一本书,封套是黑色,封面是白色。




他做过最疯的一件事,是因为找不到用来搭配黑色衣服的运动腕表,就干脆自己设计了一块,也就是后来我们都熟悉的香奈儿纯黑色J12腕表




△左:Jacques Helleu;右:香奈儿J12黑色腕表

不了解黑色的人可能会不太理解Jacques的行为,难道市面上没有黑色的表可以买吗?

黑色确实有很多,但肃穆不变色的黑却很难找“这种‘黑’必须够深、够沉,同时又要够有光泽感...能够克服折旧耗损、依然还能保有流转光泽的材质。”




就像最初香奈儿小黑裙用到了中国绉绸面料一样,Jacques最终以陶瓷为灵感设计出了J12,经过很多年反复调试才实现这种效果。




△香奈儿制表厂烧制高科技精密陶瓷的熔炉,这种陶瓷是由添加了二氧化锆和钇组成的天然矿物粉末制成

这种材质的硬度仅次于蓝宝石,采用了钻石粉末抛光技术,既不容易产生刮痕又不会氧化,可以实现纯粹的黑。

当把J12戴在手上时,就如同暗夜的虚空。




对着光的时候又会折射黑曜石一样流动的光泽。




为了实现这种虔诚的黑色效果,Jacques前前后后一共花了很多年时间。愿意为“看似普通”的黑色付出这么多心力的奢侈品牌,除了香奈儿应该没有第二家了。

5、

J12最初只有黑色,当时市面上也没有100%纯白色的腕表。因为白色太美但太脆弱,“高级”和“实用"之间很难两全。

哪怕是不怕磨损的高科技精密陶瓷,也相当难做出这种纯粹白的效果。因为矿物粉的加热会不可避免地让白色偏离轨道变成略带灰色或黄色的白。




△蔡徐坤的《时尚芭莎》大片

于是,Jacques又多花了三年时间钻研。

最终出来的效果很惊艳,白色款的J12和白瓷一样纯净,但光泽更像珍珠。




△陈伟霆,《嘉人》十二月刊“二十四节气”特别专题封面

秘密在于高科技精密陶瓷不仅烧制方式特别,而且塑形后,还要反复打磨抛光才能千锤百炼出这种无暇的白。




△刘雯

白色J12就像光束本身的色调,看起来很圣洁;黑色J12摒弃了浮夸和张扬,看起来很优雅。







△易烊千玺,戴的都是香奈儿J12

而且这款表很适合每天戴,因为黑色与白色本身是“无色之色”,所以能搭配世界上所有的颜色。

“Both colors consist all things with harmony and beauty”

“两种颜色都能让万事万物看上去平静又美妙”




△左:陈伟霆;右:林允,戴的都是香奈儿J12腕表

也因为用了平静的黑与白的关系,很多人远看并不知道这款是运动腕表




△新加坡《Tatler》杂志大片,模特戴的是J12

其实它有大部分运动腕表的功能,还能安全防水200米,戴着打篮球浮潜也没问题。




尽管时装已经解锁了五彩的颜色,但J12腕表是香奈儿目前依然只会用黑和白两种颜色来呈现的产品。无论科技怎么发展,也永远不变,所以它有句广告词叫做:“非黑即白”。




流行色来来回回,但黑和白却从来不过时,而香奈儿也成了唯一能坚持自己的风格将近100年不变的时装品牌。

毕竟,这本就是属于神的颜色。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返回 发新帖 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版主守则 | 隐私条款 | 免责声明 | 帮助中心
Copyright © 2008-2012 小朋网-免费分享vip建站源码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