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2203

主题

1

好友

8502

积分

管理员

发表于 4 天前 |显示全部楼层

(本文根据曹文轩老师在“剑桥面对面”学术交流活动中的讲演收拾)
                先说说我创作中的变与不变的问题。
                我的一切著作,无论从表面看上去它们有多大的差异,但从根本上来讲,都是建立在我所体悟到的那些根本面之上的。文学要不要变法?当然要,但它的变法应当是在根本面之上的变法。任何一种被命名的事物,都有它的根本性质,咱们只能在承认它的根本性质之后,才干谈变。我常喜爱拿一般事物来喻理。比方,我说椅子:什么叫椅子呢——也就是说,椅子的根本性质是什么呢?界说是:一种可供咱们安放屁股的物体叫椅子。这就是“椅子性”。假如,这个物体不具有这个功能,那么它也就不是椅子了。事实上,椅子也一直在变法,咱们能说得清楚,这个国际上一共有多少种椅子吗?四条腿的,三条腿的,两条腿的,一条腿的,没有腿的;还有,古今中外,有多少种原料又有多少种风格的椅子呢?但变的不是性质——再变,也不能变成剑,一把剑,是不能当椅子的。不信,你坐上去试试!
既是文学,就有文学性。基于这样一个朴素的了解,我在变法。在写了《草房子》《青铜葵花》之类的著作之后,我写了梦想类著作《大王书》,和之前我的著作比较,这部多卷本的长篇小说真的很不一样。早年,我写的大多是烟村茅屋、小桥流水、细树矮篱式的著作,有点温婉,有点小调。但《大王书》看上去颇有点气势,荒漠大川,天上地下,局面庞大,情节跌宕,是一种浪漫性的叙述。但从追求美感、倾向悲悯、着重人物、喜爱景色、留神细节等方面比较,我仍是觉得它们都是我的文字,是在同一美学平台上的花招。事实上,我在写任何一部著作时,都有坚强的突破和改造的欲望。
                我对文学的了解和界定,显然是非主流的,也不是流行的。几十年来,我对文学的“服侍”,一直是按我的文学理路来进行的。由于我自以为我对文学的感触,是有文学史的布景的,它们来自于我对经典著作的体悟。我坚持以为文学是有根本面的,这个根本面从有文学的那一天开始就存在了,它是文学的天道。我更信任20世纪上半叶之前的文学家们对文学的了解。后来世风变了,变得有点凶,有点乖僻,“逆反”成了一种时髦,一种深入的标志,凡已有的一切都是一定要推翻的。如同布鲁姆在《西方正典》中所说的那样,现在要做的一件工作就是让那些现已死去的欧洲白色男性通通退场。由于,这些男性代表了早年的文学史,他们是西方文学的道统。文学的规范被人为地、强制性地改变了。
                我经常在问一个问题:假如将那两个日本人——川端康成和大江健三郎日子的时代颠倒一下,让大江去川端的时代写大江式的著作,让川端降到大江的时代写川端式的著作,这两个日本人还会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吗?我想,这个问题,傻子都知道答案。那么,现在的文学依了新的规范,到底是合理的呢仍是不合理的呢?回答这个问题很困难,但咱们能够采用一个最简单的办法,那就是提问:那些彻底驱逐了审美价值的著作,那些极度夸张了人道之恶而将人道之善完全否定了的著作,那些阴沉沉的、只有一望无垠绝望的著作,假如没有它们,咱们的日子会不会更好一些呢?其实,我所持有的并不是什么文学的抱负,而只是坚持文学的原旨算了。我只想我的文字能让人对人道多少有点儿信心,对日子多少有点儿希望,对魂灵多少能有点儿触动,我不想让我的文字火上浇油、乘人之危、釜底抽薪、心里添堵。假如一个作家的著作不能使人过得更美好,更像人,你即使提到天上说出花来,我也不能接受你那深入的一套。
                谈到儿童文学乃至成人文学,咱们的文学面临着“古典性的缺失”。 “古典性”怎么了解?
                首要,咱们要明确一点,文学与其他东西不一样,咱们不能够将它置入进化论的领域里来论。文学艺术没有经历一个昨日的比前天的好,而今日的又比昨日的好的进程。文学的规范就在那儿,在《诗经》里,在《楚辞》里,在汉赋唐诗宋词元曲里,在《红楼梦》里,在鲁迅、沈从文的著作里,当然也在但丁、莎士比亚、托尔斯泰、契诃夫的著作里,千年暗河,清流潺潺,一脉相承。假如将文学置入进化论的领域里论,那么,咱们就会得出这样一个见解:今日的一个英国剧作家写的著作必须要比莎士比亚写得好——莎士比亚在那么久远的时代就将著作写得那么好了,你,一个今日的英国剧作家,日子在多少年今后的现代,难道还不应该比莎士比亚写得好吗?若没有比莎士比亚写得好,你还写它干什么?你该干其他工作去了,扫马路去,或者送快递去。可是,文学史所显示出来的是这样的景象吗?不是一峰更比一峰高,而是一座一座同样的顶峰矗立在不同的时空里。当国际万物都在受进化规律的限制时,惟独文学是不在进化论领域之中的,这就是文学的美妙之处。古典没有由于今日而矮出咱们的视界,并且咱们还看到,文学的今日是与文学的昨日衔接在一起的,是不可分隔的,一旦分隔,下游的河床就会干枯,五谷歉收,饥馑就来了。咱们没有感到饥馑的接近吗?
                古典的特质终究是什么,大约是很难说得清楚的。“庄重”,大约算是一项吧?即使《西游记》、《唐吉可德》,谐谑之下也仍是庄重。当下文学,是在快乐至上的语境中进行的,是反庄重的,谁庄重谁就是假正经、伪君子。文明的痞子性、无赖性、没正经,已渐趋渐浓。还有,就是它的“雅致”。小说虽然出自市井,但传统小说的主要倾向仍是趋雅的。“雅”是古典的最为丰厚的遗产,但当代文学将这笔遗产放弃了。再一项就是它的“意境”——我说的是我国的古典。我总觉得,我国古典的一个个美学领域,都是令人肃然起敬的。“意境”与西方断定的那个“深入”,似乎还不太一样,是两个不同的境地。
                我坚持文学是有根本面的。文学有文学的鸿沟,就像权利有权利的鸿沟,国家有国家的鸿沟。鸿沟是神圣不可侵犯的。人类数百年、数千年的战争,差不多都与鸿沟纷争有关。古罗马有一种令人尊敬的工作,就是丈量土地,断定鸿沟。咱们都还记得卡夫卡的《城堡》里那个土地丈量员。他在丈量城堡的鸿沟,村庄的鸿沟。“土地丈量员”是一个具有象征意义的形象。儿童文学与成人文学一样,既是文学就必有文学性——稳定不变的质量。我将会永久提醒自己:要时间明确文学的鸿沟。守住鸿沟,才干使你走向国际,从今日走向明日。这就是至高无上的辩证法。
                我对我文学观始终不渝的自傲和冥顽不化的据守,很大程度上是由于我的著作在一直作为有力的佐证,矗立在我的背后——在几十年时间里,它们在不断地被印刷,有100余种著作被翻译成英文、法文、德文、俄文、西班牙文、瑞典文、希腊文、日文、韩文、阿拉伯文等文字。它们去了愈加宽广的国际。而我明白,它们之所以能够走向天边,恰恰是由于我据守了文学应当据守的鸿沟。
欢迎光临缅甸迪威国际集团服务热线:18187095888
客服QQ:458888252
登录网址①:
www.dv66668.com
登录网址②:www.dv66669.com
登录网址③:www.dv8828.com
观摩账号:sw0011 sw0022 sw0033
更多精彩敬请关注缅甸迪威国际在线服务平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返回 发新帖 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版主守则 | 隐私条款 | 免责声明 | 帮助中心
Copyright © 2008-2012 小朋网-免费分享vip建站源码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